红牛策略股票配资平台www.2730273.com 原创83位车企高管工作变动一览:他们都去哪儿了?

在内外交困的大环境下,2019年4月1日,雷诺集团中国区成立。随后,东风雷诺董事会迫不及待得任命葛树文担任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总裁、雷诺集团中国区战略协同副总裁,有着奥迪和一汽多个履历的葛树文成为雷诺在华第一任华人总裁。葛树文上任后,雷诺的销量依旧颓势不止;不得已,东风雷诺再次启动了“换帅”策略。

2019年,市场的产销下滑的总态势让众多合资品牌感受到丝丝寒意。在这期间,车企不但要尽快接受国内存量市场的现状,而且还要在短时间制定相应的对策,相关的人事调整势必在所难免。

对于日产汽车而言,安东尼·巴瑟斯在市场和销售方面有着几十年不同品牌、不同区域的经验和专业技能。他将继续践行智行科技愿景在中国的实现,并将引领东风日产继续前行。2019年度,东风日产的销量已顺利突破百万,换帅如换刀这句话放到东风日产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从2018年开始,广汽菲克的同比销量一直呈现下滑趋势,而进入2019年后这种下滑趋势仍未停止,前5个月更是出现了同比下滑61%的情况。如今面对广汽菲克差强人意的表现,除了大环境不佳之外,个中原因也不是郑杰一个人能改变得了的。

像上汽集团原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陈志鑫先生,一汽轿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孟祥会,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等人,或因为已到退休年龄卸任,或因身体和家庭原因退居二线。

在卸任的高管中,不乏我们熟悉的长安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总裁田中英明,一汽丰田常务副总经理水谷雅史等人。这些人的离开更多的一段工作的完结,并不是职业生涯的结束。或许,我们会在不久之后再见到他们。

与雷克萨斯相类似,凯迪拉克将委任其前全球经销商网络发展总监菲利克·韦勒(Felix Weller)担任凯迪拉克中国区副总裁兼上汽通用凯迪拉克市场营销部部长,负责凯迪拉克品牌在华业务的发展。韦勒的上任,将为凯迪拉克在中国的稳定增长提供支持。同时,他在亚洲的经历也会为中国凯迪拉克团队带来巨大价值。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市场的电动化领域,也将是韦勒今后的工作重心,电动车预计将成为凯迪拉克业绩增长的重要策略之一。

针对下一年的品牌发展,奥迪、宝马以及梅赛德斯-奔驰不惜时间、精力进行针对性的布局。其中,空降“指挥官”是其常用的手段。

有消息称,此轮人事布局将同时涉及现高管层分管业务的调动,以及部分业务组织架构的调整。具体的调动和调整,将在该四位高管通过考察期后再进一步落实。

履历显示,2008年,郑杰加入克莱斯勒,其做事雷厉风行的风格,素有汽车界的铁娘子之称。在菲克集团任职11年期间,郑杰见证了Jeep品牌两次跨越式增长,自己也逐步成长为菲克集团核心领导层,也是首位在国外品牌中的核心领导层首位中国人。

在业内看来,两位高层人士的走马上任可以看作是集团内的少壮派轮岗,兼顾对红旗、奥迪品牌营销的再度补强;同时,也可以看出一汽集团高层对于这两个品牌在下一年的表现有所期待。

作为美系品牌中的一员,福特在国内车市寒流中遭遇了“至暗时刻”。为了尽快摆脱颓势,应对中国市场的销量下滑,福特已经将在中国市场的数十位外籍高管换成本地管理人员。

除了福特,还有我们熟悉雷诺和英菲尼迪等品牌,它们都是被市场边缘化的典型。若无法实施自救,那么只有接受被被市场淘汰的命运。

四、转行

值得一提的是红牛策略股票配资平台www.2730273.com,此次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的张跃赛红牛策略股票配资平台www.2730273.com,曾任广汽本田企管部部长、广汽丰田副工厂长、广汽日野副总经理、广汽乘用车副总经理、广汽三菱党委书记和执行副总经理红牛策略股票配资平台www.2730273.com,现任广汽商贸党委书记、董事长。他具有商贸及多个合资车企丰富的整车生产和销售经验,熟悉广汽自主品牌的发展情况,或将更好地发挥其强大的管理能力和业务优势,促进广汽集团自主品牌的整车和商贸板块协调发展。

陈志鑫在担任总裁的五年中,上汽集团经历了从传统向新动能的转型,为上汽集团描绘出一幅“新四化”发展蓝图;而对于继任者王晓秋来说,如何抑制销量的下跌,让利润重回增长的正轨是新班子面临的首大难题,其肩头的任务可谓不轻。

根据远景规划,2020年,奔腾将推出9款全新产品,其中新能源产品的比重将超过50%。到2025年,奔腾实现年产销达百万量级,进入中国品牌第一阵营。这对于刚刚上任的肖肖来说,他将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早在2019年2月,长安马自达就进行过高层的人事调整。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中国市场支援部部长及川尚人出任长安马自达副总裁兼销售分公司总经理,主要负责销售、营销和服务领域。短短3个月后,中岛徹接替田中英明担任长安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总裁。

吉利汽车的人士调整,则细化了分工,并加大了对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投入。2019年1月3日,吉利汽车公布了新的人事调整,原吉利汽车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林杰,担任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国内销售公司总经理,统筹吉利汽车、领克、吉利新能源三大品牌的营销管理工作;原吉利品牌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宋军,担任吉利汽车集团国内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吉利品牌销售公司总经理;原吉利品牌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新能源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郑状,担任吉利汽车集团国内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吉利新能源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据悉,中岛徹于1987年进入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至今在马自达有超过30年的服务历史。在马自达品牌期间,其服务于商品企划本部,之后又先后担任马自达全球商品市场营销部部长、北美公司副总裁和马自达全球销售市场营销本部本部长,在产品和市场营销方面经验丰富。不过,从本年度马自达的整体表现来看,中岛徹的领导和决策只能说是刚刚及格。

6月初,原东风日产市场部部长熊毅加盟福特,出任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副总裁兼市场部总监。除此之外,福特欧洲董事长Steven Armstrong将出任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总裁,现任长安福特总裁何骏杰(Nigel Harris)将于2019年底退休。

与此同时,一汽奔腾也迎来了新年前的一轮人事调整。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商品策划部部长肖肖将接替一汽轿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孟祥会的职务。与孟祥会经历相似的是,肖肖也曾在奔腾品牌供职,并担任奔腾X80项目主查。他本人也是一汽集团最年轻的高级经理,前途不可限量。

2019年7月23日,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公司总裁陈志鑫到龄退休。接任者是上汽集团副总裁、上汽乘用车公司总经理、技术中心主任王晓秋。

而且除了合资车企内部调岗之外——

广汽集团

写在最后:

此外,因外部投资变化,奇瑞、凯翼等还引入了新高管。此外,华晨集团也由官员继续接任。

根据履历显示,2018年9月,柳燕正式走马上任长城汽车专项副总裁兼WEY品牌营销总经理一职,期间全面负责WEY品牌的市场、销售、渠道及售后服务业务。对于她的新职务,业内纷纷猜测是长城汽车为今后发展的再一次布局。

与王晓秋一同升调的还有卫勇、祖似杰、杨晓东等三人,上汽集团现任代理CFO卫勇将升任成为上汽集团CFO,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祖似杰将升任成为上汽集团总工程师,上汽国际业务部总监杨晓东将升任成为上汽集团副总裁。

凯翼汽车接受宜宾国资委注资后,其管理层也经历了相当大的人事变动。2019年4月,庞大汽贸原副总裁刘宏伟上任凯翼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一职。随后,全国劳模卢礼华加入凯翼任凯翼汽车副总经理。随着刘宏伟、卢礼华等人的上任,凯翼汽车开始逐步迈入正轨。

还有一位不得不说的重量级人物——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在执掌华晨汽车集团13年后,即将年满60岁的祁玉民宣布退休。她不但围着业界留下了“没有自主品牌就没有未来”、“得发动机者得天下”、“打造中国宝马”等经典语录。同时,他也见证了1元转让金杯49%的股份、与雷诺组成合资公司、调整华晨宝马股比等大事件。

据资料显示,胡绍航属于资深“一汽奥迪人”,从吉林工业大学毕业后即进入一汽-大众奥迪,历任公关经理、市场部部长、奥迪北区总监、一汽-大众品牌北区事业部总经理等岗位,2017年7月出任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至今,任职期间主要负责市场、公关、营销等业务。

对于奥迪、宝马、梅赛德斯-奔驰等在国内建立合资企业的豪华品牌来说,中国的汽车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最具潜力的汽车市场,未来它们依旧会把中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市场,并将持续加大在中国市场的研发、产品等方面的投入。

在新能源领域,2019年的看点并不多。贾跃亭的卸任或许是其中之一,但是个人债务对公司的影响也令贾跃亭大伤脑筋,法拉第未来(FF)的命运更是难以揣摩。

一汽集团

一、内部调岗

上汽集团

今天,车图腾就为大家梳理下2019年的那些变化。而通过83位车企高管的人事变动,或许你能看到一些走向,一些趋势。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车企频繁的人事变动,不管是另谋高就还是临危受命,这都证明了车企淘汰的时代已经来临。谁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高层换防就是最简单有效的手段。但是否能够扭转战局,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

笔者总结来看,国内车企人事变动,主要分为以下几类:

至此,2018年成立的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已经汇聚了一批由中国汽车圈精英人才组成的全新本土化领导团队。而在产品方面,福特称未来三年内将会在中国市场推出超过30款新车,其中电动车占据了至少三分之一。接下来,就看福特能否在产品和品牌上有所突破与转变。

正所谓不破不立,祁玉民卸任后其华晨汽车董事长的职位由阎秉哲继任。上任9个月以来,除了日益萎靡的销量和品牌形象,阎秉哲“以不变应万变”,阎秉哲至今没有拿出像样的调整行动。当然,这账不能完全算在新任董事长阎秉哲的身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13年来华晨自主品牌的羸弱、商用车板块的沉沦、对宝马的高度依赖,无疑是祁玉民时代不可回避的问题。

其中,一汽轿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孟祥会也算是业内的一名“老兵”,其曾担任一汽解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在担任一汽轿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期间,其业绩得到了领导层高度肯定。2017年,孟祥会担任一汽轿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曾对一汽内部进行大刀阔斧改革,并重组奔腾事业本部。2018年,带领奔腾品牌发布“新奔腾”品牌战略,启用全新设计的“世界之窗”LOGO,并推出“T”系列的首款车型。孟祥会曾见证并推动了奔腾的品牌重塑与成长。

相比奥迪的大动作,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仅是在重要岗位上做了微调。宝马方面,朱彤将担任经销商关系发展部副总裁一职,现任公司战略和物流副总裁戴鹤轩博士(Dr. Franz Decker)已于2020年1月1日起接替沈翰宁(Daniel Schaefer)担任技术及生产高级副总裁。

如今,随着市场的调整和业务的变化,上汽集团面临多重挑战。上汽集团的再次“组阁”,被视为上汽集团强化“新四化”核心业务、提升自主品牌新阶段的一次人事布局。

当然,还有部分二线豪华品牌比如,雷克萨斯、凯迪拉克、沃尔沃都选择了从自身内部挖掘潜力,毕竟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原标题:83位车企高管工作变动一览:他们都去哪儿了?

从之前的“宝马三人组”到如今的奥迪中国“铁三角”,武佳碧与曾经的“战友”已全面掌舵奥迪中国业务。显然,奥迪中国将在未来中国市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有车市寒冬的真实温度,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新产品,有让人拍手叫绝的新营销,也有汽车企业高管的人事变动。

在国企之外,民营车企也在发生变化。

不仅是长安马自达、东风日产,包括本田、现代等跨国汽车企业都将未来的重点放在中国市场,并且不断加大在中国市场管理人员调配和产品、技术等方面的投入,以谋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得优势。

此外,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裁的郑杰,已被证实离开了汽车行业,加入了华住集团。

其中,大竹仁由雷克萨斯中国执行副总经理调任一汽丰田常务副总经理,是其再次重回一汽丰田。丰田高层更希望他凭借丰富的从业经验帮助一汽丰田提升销售业绩。此外,丰田的首款纯电动车也将在一汽丰田产品阵营中出现,新产品的首发也不容有失,大竹仁肩上的任务着实不轻。

从历年车企的人事任免来看,“卸任”意味着一段工作的彻底完结。所谓“另有任用”,意味着还会在领导岗位上继续效力,而未提“另有任用”的人,只要没有退休,就很可能调任到需要经过法定表决程序的岗位上去。

奥迪管理层不但调来了精通中国市场的武佳碧(Gaby-Luise Wüst),统一负责相关业务。而且还把曾与武佳碧一起共事的“宝马三人组”其余的两位成员陆逸和朱力威一同带到了奥迪。前者加盟奥迪中国任执行副总裁,负责统筹奥迪品牌在华市场营销及销售相关业务;后者以资深产品专家的身份为奥迪中国进行产品规划。

三:企业间流动

2019年9月,现代起亚发布消息称,其将任命李峰为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这也是起亚汽车首次为合资公司东风悦达起亚聘任中国籍CEO。李峰在业务上有着多年的专业经验,对中国轿车市场具有十分深刻的理解与洞察。他上任后将负责管理起亚汽车的中国本地生产、销售、企划等业务,并带领东风悦达起亚为提振中国市场表现而发力。

海外车企中国机构也在悄然变动。

2019年12月30日晚,一汽集团发布人事调整公告,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胡绍航将借调一汽集团品牌公关部,支援红旗工作;一汽-大众大众品牌华南区销售事业部总经理张强回归一汽-大众奥迪,担任副总经理。

事实上,从2018年年底陈安宁加盟福特开始,福特就开始了在中国市场的管理人员重组计划。2019年4月,福特宣布了两条高层人事变动:原福特中国市场、销售及服务副总裁刘曰海调任福特中国产品创新副总裁;同时,刘宗信回归福特,任职福特大中华区市场及销售副总裁;原宝沃汽车集团总裁杨嵩正式加盟福特中国,出任全国销售服务机构总裁。

与柳燕相似,东风汽车集团副总经理兼神龙汽车董事长安铁成被调离东风,出任中国汽车技ポ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安铁成离任后,东风方面尚未公布接替人选。同时,安铁成在任时的神龙汽车“元”计划恐将遭受重创;他的离任从一个侧面表明,神龙的“培元”之旅前路艰难。

几大国营汽车集团都有内部岗位调整。而且国企的岗位调整往往还很微妙,既是保证集团稳健发展的常规操作,也是企业放出的求变信号。

二、卸任/退休及去向不明

说到“转行”,我们就不得不说原长城汽车专项副总裁兼WEY品牌营销总经理柳燕女士。自2020年1月1日起,柳燕女士被长城汽车推荐将加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担任副秘书长职务,承担新一届协会理事会赋予的职责。

值得一提的是,东风悦达起亚在换帅之后表现抢眼。2019年下半年,在迎来李峰的管理团队后,东风悦达起亚开始“稳住”自身节奏,在销量端缓步爬升。9月份,东风悦达起亚销量达到24597辆,环比增长13.2%。10月份销量24,583辆,与上月基本持平。11月销售27797辆,环比增长13.44%。

2019年7月初,捷途营销中心原副总经理陈剑(凯翼汽车的初创团队成员之一)加入凯翼汽车,担任凯翼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职,其将分管凯翼市场、品牌及中部战区。凭借十余年营销战略工作经验,陈剑将带领团队加速凯翼汽车的年轻化转型,进一步提升凯翼汽车品牌影响力,助力凯翼开拓更大的市场。

7月1日,前东风日产经营管理总部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高政浩接替雷新,出任东风英菲尼迪执行副总经理职务,而在今年3月,前东风日产售后服务部部长毛力民出任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这两人的火速加盟可谓是救火大兵。与此同时,东风汽车有限公司研究决定免去雷新东风英菲尼迪执行副总经理职务,任命高政浩担任该职位。尽管频繁变更高层管理人员,但是从英菲尼迪去年全年的销量来看,效果依旧微乎其微。

由于缺乏足够的营销手段和产品数量供给,英菲尼迪品牌在华发展一直未见起色。再加上2020年英菲尼迪总部将从香港迁回日本,也被外界认为英菲尼迪退守国内市场的信号之一。

此外,地方国企奇瑞也发生着改变。

2019年,长城汽车除了加强国内市场的营销外,还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寻求快速发展的机会。在人事方面,长城汽车的变动虽然不大,但也颇为引人关注。

2019年,自发布深化机构改革之后,广汽集团高层迎来了首次大“大换血”。2019年7月末,集团总部和部分投资企业领导干部被进行调整和轮岗。

吉利新能源正式升级为与吉利品牌、领克品牌并行的三大品牌之一。

2019年年初,所有车企的初衷都希望市场能够略微“友善”,但是整体销量的下滑还是让人心头为之一寒。对于一汽集团来说,尽管在销量上并不需要过分担心,但是个别品牌的人事调整已提上了日程。

事实上,东风雷诺在2019年内已经历了多次高层人事变动。单从履历来看,不论是葛树文还是魏文清或者是已经离职的高管,每个人都是有着十几年的丰富经验。东风雷诺不断下滑的销量,更多的原因出现在自身产品和品牌上。葛树文和魏文清这届领导班子若想借此契机帮助雷诺品牌挽回颓势并非易事。

从目前的整体销量来看,李峰和他的团队不再依靠性价比来“分散作战”,而是凭借主打明星车型回应日趋增长的产品品质化消费需求。事实上,在拳头车型的一系列攻势下,确实形成东风悦达起亚下半年更高的“市场声量”,也为其销量“稳步攀升”奠定了扎实基础。

中国汽车人才研究会执行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朱明荣曾表示,我国汽车产业发展迅猛,人才培养的速度跟不上产业发展的需要,行业离职率呈逐年递增态势。在车市由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的大环境下,人才流动是汽车产业发展的一面镜子,员工的抉择背后是车企为生存展开的激烈搏杀。

2019年,注定会留下许多回忆。

同样在2019年上半年,东风汽车有限公司也做出了重要的人事调整。任命安东尼·巴瑟斯(Antoine Barthes)为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和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总经理。

从2019年的成绩单来看,吉利汽车的人士调整还是非常成功的。

奔驰方面,现梅赛德斯-奔驰俄罗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杨铭(Jan Madeja)将接替倪恺(Nicholas Speeks)的职务,担任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Nicholas Speeks)调任梅赛德斯-奔驰美国及北美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职,这一调动被业界视为,奔驰全球管理层希望倪恺能够将其在中国多年的市场经验,成功复制到美国。

还涉及了海外企业对国内合资企业的人事调整——

其中包括,冯兴亚兼任广汽新能源董事长;刘伟兼任广汽集团整车事业本部本部长;张跃赛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兼任广汽集团国际业务本部本部长,不再担任广汽新能源董事长及广汽乘用车总经理;胡苏兼任广汽集团数据信息本部本部长。

7月7日,经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推荐,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董事会确认,魏文清将出任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裁,接棒翁运忠。资料显示,1995年,魏文清进入神龙汽车有限公司,曾担任多个部门主要负责人,包括生产部部长、东风雪铁龙商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和神龙汽车有限公司商务副总经理等职务。2014年,魏文清进入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历任战略规划部副部长、副总工程师、经营管理部总经理。

合资车企也在进行内部调岗。

英菲尼迪惨淡的销售表现,令资深职业经理人陆逸极为失望。2019年年初,英菲尼迪中国区总经理陆逸宣布离职英菲尼迪加盟奥迪,出任奥迪中国执行副总裁。

而此次广汽集团此轮机构调整和调兵谴将有两大特点,一是推进研产销一体化,举全集团之力发展自主品牌事业;二是顺应行业发展趋势坚定集团国际化、数字化发展道路。

因工作需要,郝建军将任职保定市长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保定市长城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负责相关事务管理,故免去其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根据资料显示,郝建军于1997年加入长城汽车,曾任保定长城汽车桥业有限公司模具车间主任,长城汽车模具中心总经理,主管该集团工程建设及工艺开发业务,2006年11月任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8年12月,任职长城实业董事长。

说到英菲尼迪的表现,恐怕还不及东风雷诺。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英菲尼迪一直水土不服。2018年,英菲尼迪全年销售新车4.4万辆,下滑严重,2019年累计销量也就在1万辆左右,相比去年下滑更严重。相较于雷克萨斯、凯迪拉克等品牌,其表现可谓极为惨淡。

张强加入奥迪的时间也很早,2008年即担任一汽-大众奥迪公关经理,后来历任市场活动总监、市场部部长等职位,后调任一汽集团品牌公关部,担任公关总监,2018年9月出任一汽-大众大众品牌华南区销售事业部总经理。

此外,傅小康升任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一职,这对于长城汽车来说,也是一次较大的组织架构调整。

其中,国内汽车企业高管人事变动,既有企业内部调整,也有企业间的流动,也有跨行业的变动,以及退休等等。

原标题:“感觉很温暖,见字如面嘛”

为进一步规范金融机构经营行为,切实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中国人民银行起草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公众可以通过以下途径和方式提出意见:


2020-01-12 04:41admin admin 点击